CHINAWAIYU —— 小语种学友的家园
站点首页  &收藏本站

 

芳 思 首 页
小语种淘宝网店

小语种电子词典
小语种学习资料
小语种键盘贴膜
小语种实体键盘
小语种教材图书试题
小语种影视歌曲综合
法语 意大利语 西班牙语 葡萄牙语 德语 俄语 荷兰语 波兰语 瑞典语
希腊语 丹麦语 挪威语 芬兰语 捷克语 乌克兰语 匈牙利语 罗马尼亚语 克罗地亚语
拉丁语 冰岛语 立陶宛语 保加利亚语 塞尔维亚语 爱沙尼亚语 斯洛文尼亚语 更多 >>
韩语 日语 泰语 越南语 阿拉伯语 波斯语 印尼语 马来语 土耳其语
希伯来语 乌尔都语 普什图语 僧伽罗语 柬埔寨语 乌兹别克语 缅甸语 更多 >>
斯瓦希里语 班巴拉语 豪萨语 祖鲁语 克里奥尔语 阿非利卡语 更多>
西 >>>
小语种家教
微 博




 

主题: 在北京的外国人都住在什么地方?

地图中所画出的范围是外国人在京大致的分布区域,由于京顺路沿线和沿温榆河一带的别墅分布比较分散,所涉及的区域比较大,所以该范围圈得比较大。另外,有些分布圈也有特定某国人聚居的特点:五道口的留学生圈里以韩国留学生居多;燕莎、凯宾斯基饭店的欧美圈里是以德国人居多;而京顺路沿线的欧美圈里则以美国人居多


北京的娱乐生活很丰富,这是吸引年轻外国人的重要原因之一。据一份国际调查报告显示,在亚洲地区,外国人最喜欢居住和工作的城市中,北京排名第十,是中国大陆唯一进入前十位的城市。


北京五道口一带,许多商店的招牌都是用三种文字写成的:中文、英文、韩文。一名中国人走在这里,如果想问路可能都会遇到困难,因为擦肩而过的往往是韩国人。基本上,这里有三分之一的中国人,三分之一的白种人和三分之一的韩国人。有人说这里给人一种置身联合国的感觉。美国人、韩国人、日本人、俄罗斯人他们为什么选择留在北京?离开了家乡,他们在北京住得怎样呢? 法语法国网站整理 Myfrfr.com

  包立德已经记不清那次谈话是如何开始的了,总之他在北京的地铁上与一群首次来北京游玩的黑龙江人聊了起来。他说“欢迎你们到首都来”,就像主人欢迎客人那样。但是黑龙江人并不买账,他们马上语带反驳:“应该是我们欢迎你,不是你欢迎我们。”显然,这些黑龙江游客到北京旅游时,并不习惯被黄头发白皮肤的“老外”欢迎。包立德则觉得有点沮丧,他已经在中国生活了7年,在北京也有4年,但依然被人当作“老外”对待。

  包立德是一名美国人,住在清华大学旁边,经常给中国和外国的知名媒体写评论,他渴望融入北京的生活之中。

  北京的诱惑

  包立德先到了南京再南下广州,他曾经在中山大学当了2年英语老师,然后才转战北上,在北京一住就是4年。他至今很回味广州的风物人情,当我问他为什么还是选择北京时,他反问我:“你不也选择了北京吗?”北京,在老外的眼中,同样意味着更多的机会。

  “机会”对老外其实有很多重含义,它可以是实现自我的一种途径,它可以是广阔的市场和更高的利润,它更可能意味着一位温婉可人的中国女孩。

  在北京,像包立德这样的外国人有很多。早在2002年,外国人在北京领取了就业证的人数就已经达到近两万人。到2006年,在北京登记居住一年以上、具有正当职业的外国人有65000余人,这其中还不包括大约7000名各国驻华使馆工作人员及其家属。这些外籍人员大都来自日韩、欧美、俄罗斯和新加坡等国家。他们主要分布在电子、经贸等领域,在外资、合资、三资企业担任重要技术和管理工作,还有一部分从事教师、厨师等职业。海外公司外派到中国的高管年薪不会低于100万美元,一些国际知名投资公司的高管甚至可以超过200万美元。

  而不少中国企业为引进高级人才,纷纷亮出优厚的条件,开出了在普通中国人看来是天价的薪水,许多单位的薪酬水平和待遇,甚至已经超过了国外竞争对手。有了梧桐树,还怕引不来金凤凰吗?

  如今,一般民企也愿意招外国人,聘用老外等于给公司贴了块好招牌:只有名牌中国公司才有实力聘用外籍员工。尽管这些老外只是普通员工,但其收入可以达到同等资历同事的2倍以上。在北京已经出现这样的现象了:外企的中方员工要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但不懂中文的外国人照样能在中企就业。

  随着来京外国人数量的日益庞大,他们之间的差异化也日益明显:有些人“开着奔驰,住着大公寓,基本什么都买得起”,当然,处于“金字塔”顶端的毕竟是很少数人,大部分外国人,生活也并不是每天“奔驰车、俱乐部、高尔夫”,他们也需要为理想而奔波忙碌。但那些来自发达国家的老外,因为他们本身的起点比较高,在北京自然比较容易“生存”下来。即使他们谋生的技能只剩下“英语”,他们仍然很容易在各类学校找到教职,而维持自己在中国体面的生活。这一点在外语教育市场庞大的北京更容易体现。

  除了强劲的经济增长、足够的工作机会,高性价比的生活也是北京对老外的一大吸引力。据居住在北京的韩国人介绍,在韩国,雇一个保姆的费用,折合成人民币至少要每月8000元,而在北京,请一个朝鲜族保姆只需要800元。尽管多数在华韩国人的工资远不如在韩国从事同等工作,但是,在中国每月挣3万,或许可以剩下2万,而在韩国,即使能挣8万,大概也要花掉8万。举一个更加直观的例子,从首尔打车去机场,需要大约人民币1000元,在日本东京,这笔费用大概为2000元,而在北京,则低于100元。难怪日本人来到北京,出行时会“疯狂地”打车,因为在他们看来北京的出租车实在太便宜了。

  北京城里的“老外村”

  俄罗斯商人安德烈在中国生活13年了,他爱说“入其乡先问其俗”,他用北京通的口气总结出外国人在北京的居住状况:过去十几年里,房屋的多元化趋势十分明显,外国人已经有了丰富的选择余地。

  根据北京房屋中介“我爱我家”的调查,这种多元化的选择被简单地分为三类:世界500强企业、金融或证券公司的大老板、二老板住在高档酒店式公寓或高档别墅;外资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住在高档公寓、别墅和顶极住宅;外企中低层管理人员、外报驻京记者、外国留学生、教育工作者及其他外国租房者住在中高档公寓、别墅,或是普通的公寓、民宅。

  外国人租房的热点区域大多在商圈内或与商圈相连的地方,东三环一带集中了大约80%的外国公司和商社,比如国贸、燕莎、亮马、使馆区,这里成了外国人租房的热门地段。 法语法国网站整理 Myfrfr.com

  的确,有相当一部分外国人来到北京是出于商业目的。美国天然产品协会的首席代表杰富礼来京3年,换了3个居所,从赛特、阳光一百到最近搬进的朝阳公园旁边的公寓,像他这种经常出差的“空中飞人”,他选择居住地都是在可以承受的价格前提下,尽量靠近公司,不然浪费时间在北京拥挤的路上会很浪费生命。

  紧邻首都国际机场的京顺路沿线、温榆河一带的别墅里也聚集了众多的欧美家庭,因为这些商务人士拖家带口而来,他们更喜欢寻回在家乡居住的感觉:大房子,大花园。

  欧美人也喜欢混居到普通社区,以体验正宗京味文化。包立德就很欣赏北京的小区里设有全民健身器械,这在他的美国老家是没有的,他喜欢去院子里做运动,和老人、孩子聊聊天。他还喜欢傍晚时分北京胡同里的露天烧烤,那是一种不同于西方酒吧文化的生活方式。

  在秀水街、雅宝路一带,可以看到很多往老家批发小商品的东欧和俄罗斯人。但他们并不是常住在北京的外国人,他们往往是在北京逗留几天,把货备好了就匆匆回去。安德烈说,近些年来,雅宝路的俄罗斯小商贩越来越少了。安德烈先生不认为雅宝路的小贩们能够代表在京的俄罗斯人,真正在北京常住的各个行业的俄罗斯商人其实比较分散,相互之间来往并不多,因为行业不同,缺乏共同语言。这可能和俄罗斯缺乏驻华大公司有关。

  位于海淀区的上地信息产业基地有许多从事IT业的印度人。东北三环和四环之间散居着很多日本人,因为这一带有大量的日资公司。望京、五道口、中关村居住着大量的韩国商人,他们从事工业生产、开设饭店或商店,有人甚至夸张地说这些地方“都快被韩国人给占领了”。

  据韩国《朝鲜日报》的说法,韩国人自1999年起开始在北京东北部的望京聚集。现在,如果对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说“去望京”,他可能就会反问你“是韩国人吧”。望京显然已经成为“韩国村”,在那里你甚至不需要会说汉语,你只要会说韩语就能“走遍天下”。韩国驻华协会预测,北京奥运会之后,在中国居住的韩国人数将进入“百万人时代”,而现在仅在北京望京地区的韩国人就已经超过6万,其中60%是商人,20%是留学生。

  韩国人喜欢热闹,喜欢聚集在一起。他们的北京邻居有时会觉得他们太闹了。而北京人对日本人的印象恰恰相反,他们觉得日本人非常安静,很多时候甚至不会察觉到隔壁住着日本邻居。

  统计显示,在北京工作或学习,有租房需求的外国人大约有15万人。除了租房的外国人以外,还有很多来中国淘金成功的人士选择在北京买房。开价几千万乃至上亿元的四合院对其中一些人来说也不成问题。

  西方人在置业时,很关心的一个问题是邻居是些什么人,对邻居素质高低的考虑可能会超过对房价的考虑。这或许从一个侧面解释了朝阳公园附近的豪华公寓为何会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外国人。

  但有些细节也会让西方人感到困惑:进入高档小区时,保安为何要向我敬礼,这里并不是军营呀?生活社区,门卫只要点头示意或者微笑就可以,西方人认为这样才不会有距离感。

  而北京人也逐渐总结出了老外选择房屋的国别特点。来自欧洲的老外,对所租房屋的品质要求较高,特别是来自北欧国家或德国的外国人,对于所租房屋细节的品质要求特别明确,诸如地板、水龙头等“小”问题,如有可能他们甚至会趴到地上去一一检查确认。而美国人对居所的文化内涵有一定要求,而且喜欢住有人气的地方。

  住在北京的喜乐哀愁

  包立德认为,五道口附近之所以会聚集大量的外国人,最首要的原因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语言大学等多所高校都在附近,有许多外国留学生会在校外租房居住而选择这里。目前北京市约有6万留学生就读,在留京外国人口构成中所占比重是最大的。

  安德烈的儿子小安德烈现在是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专业二年级的学生,他7岁随父亲来北京,在世界上最大的使馆——俄罗斯驻华使馆开办的学校读小学、中学,2006年考入人民大学成为国际留学生。但和大部分留学生不一样的是,他对北京太熟悉了,他能开着父亲的车送我们回家。

  据出入境管理机关的统计,2006年来京外国人约290万人次。目前,在京常住外国人近11万人,每天实有外国人约为20万人。大部分的外国人住在朝阳区和海淀区,东城区和崇文区也有分布,接下来是顺义区和西城区。

  采访中,几乎所有人都同意的一点是,北京正在向着一座国际化大都市发展。关于国际大都市外籍人口的比例,存在着5%、8%、15%、20%等多种不同的说法。如果以北京总人口1700万的5%计,北京需要有85万名老外才能成为国际化大都市。要达到这些数字的硬指标,并不容易,因为中国是非移民国家,只有移民国家,例如美国、澳大利亚,才容易出现“民族大熔炉”的城市;但是,一个城市大可以不仅仅依赖外国人的数字来撑起它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它更应该拷问它的“软件”是否达标,从这一点看,北京无疑需要更加开放和包容。 法语法国网站整理 Myfrfr.com

  现在,当安德烈打电话到一家电脑销售公司咨询笔记本电脑价格时,电话那端的北京人首先做的不是报价,而是问“你是哪里人”,安德烈说出自己是俄罗斯人之后,对方又会马上说“你的汉语说得可真好”。安德烈说,在这一点上,北京人与上海人有着明显的不同,后者会在第一时间报价,而不是关心你是哪里人。也许,在北京住了十几年,安德烈在这个时刻还是会觉得自己像个外人。()

  另一方面,更多的外国人不会像安德烈一样对北京驾轻就熟,北京的生活对他们而言是全新的体验,文化碰撞中也有不少困惑:中国人为什么这样喜欢扎堆?中国人说话为什么这么婉转?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

  杰富礼先生选择了主动调整自己:“当你能融入生意后面更广阔的中国文化,当你不总是站在自己从小认知的角度去认识另一个文明,那么北京的生活温暖而舒适,连挑战也是有趣的。”尽管是个生意人,杰富礼不像一般的美国商人来华只是在商言商,他主动结交中国朋友,甚至一些生意伙伴也成了他的朋友,他说他已经适应了中国人的处事经商方式。杰富礼不忘做了个对比:“如果我还留在美国,每天都会是理所当然的,也有点索然无味。”(黄永明/文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第8期)

文章引用自:



|
发布日期: 2008/9/10 6:13:05 人气: 3643